• 保存到桌面 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优乐娱乐

合锻智能严建文:在锻造中行吟

时间:2019-01-23 23:31:13  作者:admin  来源:优乐娱乐  浏览:106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  合锻智能董事长严建文的办公室里,靠墙摆满一排油画。春风得意时,他用锻造“机床钢铁侠”的手,涂抹画布;“黑夜潜行”时,他感怀写诗。诗言志。为了“机床女神”,他衣带渐宽,15年不辍;为着高端装备制造升级和国际化,他与百年企业Lauffer跨国重组,望尽天涯路。这个身在工厂、心有诗画,骨子里流淌着宣纸...

  合锻智能董事长严建文的办公室里,靠墙摆满一排油画。春风得意时,他用锻造“机床钢铁侠”的手,涂抹画布;“黑夜潜行”时,他感怀写诗。诗言志。为了“机床女神”,他衣带渐宽,15年不辍;为着高端装备制造升级和国际化,他与百年企业Lauffer跨国重组,望尽天涯路。这个身在工厂、心有诗画,骨子里流淌着宣纸故乡的文脉与工业血脉的人,锻造着倔强而博大的梦:做“好”高端装备,做“长”合锻智能,做“靓”中国制造。

  菊黄时节,刚从德国归来的严建文接受了上证报记者的专访。虽未及登高望远,但在制造业乾坤里,严建文目之所及、心之所系,分明是一派寥廓江天。他深信,做孤独的潜行者,方能见到“更多的露珠、耀眼的晨曦”。

  “三维设计的系统跳动着/勾画出你的轮廓/我目不转睛,手心发热/是你,梦中千万次相会的你/我的机床,女战神”

  “合锻智能和Lauffer公司正在加快融合,我们刚联袂参加了23日在汉诺威开幕的第25届国际金属板材加工技术展览会。”刚从德国归来的合锻智能董事长严建文表示。

  做高端成形机床一直是严建文的心结和情结,他将这种心结写进了他的诗:“三维设计的系统跳动着/勾画出你的轮廓/我目不转睛,手心发热/是你,梦中千万次相会的你/我的机床,女战神。”

  但是,梦想与现实总是那么地不对称。在严建文看来,安徽的装备制造业处于全国中上游水平,合锻智能是安徽装备制造业的代表,但与Lauffer公司的差距超过100年。Lauffer公司,一家刚被合锻智能于8月完成收购、拥有147年历史的德国高端装备家族企业,在液压机设备制造领域享有盛誉。

  严建文希望借助整合Lauffer公司带动合锻智能转型,带动国内精密制造工业发展。“Lauffer技术将全面提升我们的成形机床智能化水平,推进产业多元化发展,比如在芯片封装压机、层压机和粉末成型技术等方面,Lauffer都具有全球顶级水平。”

  为推动Lauffer技术与品牌在国内落地并向亚洲市场拓展,合锻智能迅速投资5000万元设立全资子公司劳弗尔视觉科技有限公司。“公司后续会将Lauffer的成形制造技术与公司全资子公司中科光电现有的光电色选技术、市场优势相结合,打造系列高端机器视觉装备知名国际品牌。”“成形制造+视觉工业”双主业是严建文给合锻智能的定位。

  严建文透露,中科光电接下来会在杂粮和大米领域发力,并持续强化在矿业、工业、果蔬等领域的优势;在成形制造方面,通过与Lauffer的合作研发,合锻智能的高端产品持续扩大出口,已经实现给通用、尼桑、特斯拉等高端客户提供服务。

  “我这样小心翼翼/小心翼翼地把黑夜走成了白昼/把月亮走成了太阳/孤独的潜行者,会见到更多的露珠/耀眼的晨曦”

  “有人问我,是否想过有一天会重组Lauffer公司?我跟他们讲,当初想都不敢想。”严建文坦言。

  2017年12月15日,合锻智能披露,公司参与设立的基金以现金2400万欧元收购Lauffer公司。这则公告只有2页,但为了这2页纸,严建文说他努力了15年。

  合锻智能和Lauffer公司的渊源要从30多年前说起。1985年,合肥锻压(合锻智能的前身)与Lauffer公司签订了引进快速液压机技术的贸易补偿协议。但是,在将金属成形机床的技术转让给合肥锻压后,Lauffer公司却没有得到任何收益,双方的合作就此结束。

  “2003年我接手合锻智能后,再次欲与Lauffer公司第四代掌门人建立联系,但人家已不再相信我们。”回忆起再续前缘的几多艰辛,严建文说,15年来,双方有过无数次交流与合作,虽然有成功也有失败,但信任就这样慢慢地重新建立了起来。

  “Lauffer公司第四代掌门人已经65岁了,没有孩子,也找不到合适的接班人。”严建文说,虽然Lauffer公司股权转让没有公开叫卖,但仍然有众多潜在购买者。最终,Lauffer家族决定把公司出售给严建文——一位他们亲眼所见将合锻智能从濒临破产带向行业标杆、与其风雨同行15载、值得信任的中国企业家。

  但这最后的几步,严建文走得并不轻松。就在启程去谈判的前两天,严建文的老母亲突发中风。一边是病榻上的白发慈母,一边是自己仰慕了十几年的顶尖公司,严建文不想放弃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,在安顿好老母亲后即火速登上征程。

  “我这样小心翼翼/小心翼翼地把黑夜走成了白昼/把月亮走成了太阳/孤独的潜行者,会见到更多的露珠/耀眼的晨曦。”严建文以这样一首诗作为自己“初心不改”的写照。

  “行走在丛林/我不敢辜负流淌的山泉/雪地里冬眠的呼吸声/前行100里/偶尔我也要弯腰。把自己低了又低”

  “我做成形机床,就是想为中国制造业留下一点血脉。”严建文认定自己这辈子的使命就是做“好”高端装备,做“长”合锻智能,做“靓”中国制造。

  2003年,意气风发的严建文接掌刚完成改制、历经半世纪之久的老国企合肥锻压。情怀之下,他跑市场、邀人才、攻坚克难,从此身心俱赋“机床女神”。他告诉自己:“行走在丛林/我不敢辜负流淌的山泉/雪地里冬眠的呼吸声/前行100里/偶尔我也要弯腰。把自己低了又低。”

  十五载如白驹过隙,严建文亲身经历了中国制造业成长的艰辛。每当公司艰难之时,严建文总是彻夜难眠。这个时候,他会用那双锻造了万千机床产品的手,重新捡起画笔,重新开始写诗作画,抒发心志。身为宣城人,严建文用骨子里宣纸徽墨的才情,尽情泼洒绘制着“梦想钢铁侠”。

  以诗言志,严建文将所有的倔强和梦想都写在了他的诗句中。他给自己的定位是“风中的行者”:“我选择了风/仿佛是厂房里寂静的机床/想你的样子/就是世界给我的样子/我选择了风/我将被风热爱/被风伤害。”

  今年,严建文辞去了大部分社会职务,仅保留了机械工艺协会副理事长、中国管理学会副理事长两个职位。他认为,机械工艺和管理是中国制造业最需要的。


相关评论